雲彩見證集 雲彩見證集

 我的生命見證   林孟淳 2017/12/13 

上帝的工作一直都在進行著,但我花了數十年,才稍微能夠體會到這點。 

上帝給我的恩典,讓我印象最深的兩項,大概就是很容易相信人,以及擁有不錯的記憶力吧。雖然在一開始,我並不認為這是恩典,甚至覺得很困擾,因為它不太受控制。前者除了讓我容易上當以外,目前沒有什麼太大影響;但記憶力這點,讓我在生命中,經過了不少意外的試煉,而當下我也沒有察覺到,那是主的安排。
 
擁有好的記憶力,的確可以讓你在面對課業和工作時比較輕鬆;但若連負面的經驗,都會像錄影帶一樣,在你的腦中不斷重播,那其實是非常痛苦的事情。我從小在和人溝通時,總會覺得很緊張,一旦和人四目相交,就會無法開口;即使到現在,我也能勉強看著對方幾秒鐘說話。為了避免這種尷尬的情形,我會儘量把自己注意力轉移,但外表看起來,就像是在發呆一樣。也因此,我常被師長或同儕提醒,認為我心不在焉;然而當他們發現,其實我都有在聽時,往往會從提醒轉為憤怒或指責,認為我非常自負,不願意認真聽他們說話。即使我不斷向他們解釋,效果也很有限,所以我一直很難和人聊得起來。這種不快的經驗,會在我的腦中不斷重播,也讓我開始認為,和人溝通是很無力的事情,因為我必須要不斷體驗、解釋這些誤解。時間一久,我開始覺得人真得很可怕,而進入開始逃避,甚至怨恨人群的惡性循環。「反正你們都把我當成怪物」這樣的想法,幾乎變成是我當時的中心思想了。
 
感到被孤立,對我來說,其實已經夠難受了,但勉強還可以藉由維持成績,或是認真工作,來減少一些異樣的眼光。但有一件事情,並不是擁有好的成績或成就,就可以抹去的,那就是對於生離死別的恐懼。從第一次見到親戚過世,開始意識到無法再像平常那樣見到他們,讓我感到非常害怕:如果有天我死了,是不是也無法記得之前發生的一切?這種害怕遺忘一切的恐懼,就像按下重播鍵一樣,隨時在我的腦中撥放。印象所及,我因為不想死而哭到醒來,這樣的經驗光是在小學時,就發生了數十次,在信主前發生的次數,更是多到我不願回想。期間我不斷質問自己及周遭的人,記憶力好,除了忘不掉這些可怕的事情外,到底有什麼用?但我總是得不到滿意答案,只好帶著這些煩惱,渾渾噩噩的過下去。 

到了升上大學時,偶然遇見一位弟兄,和我傳講耶穌的事蹟。我忽然回憶起,小學時曾聽過這樣的故事。當時我對主的作為仍不太了解,只覺得可以不用再擔心死亡,真的是太好了。雖然當下沒有立即受洗,但他的一番話,讓我開始想去瞭解聖經;在隨後的幾年中,我也陸續受了洗,並且開始加入團契查考聖經。

我不會說信主以後,我的生命就此變得一帆風順,我相信那也不是主希望我做的。但我在遇到生活上的困難,或是生離死別時,會開始思想:這可能是主所賜給我的新試煉,為的是要我能夠悔改,並且記得祂;於是我開始學習等待和盼望,而這些難題,也都在主的保守下,以我意想不到的方式解決了。在信主的過程中,雖然也不免跌跌撞撞,但我也逐漸體會到,即使像我這樣的怪物,弟兄姊妹們也願意耐心的包容我;而自己所經歷的這一切,都是主的安排,為的是加強我的能力,讓我可以藉由科學和教育,來幫助更多的人。 

信主以前的我,大概就像傳道書中所說的,『我所以恨惡生命,因為在日光之下所行的事我都以為煩惱,都是虛空,都是捕風』。然而在信主以後,這種恐懼感及厭惡感漸漸淡化;而我也開始認知到,那其實不是我該擔心的事情,因為我們只是暫時睡了,遲早都會重聚。現在我會說,感謝主讓我這麼信任人,而能夠藉此認識祂;給我好的記憶力,讓我能將自己的生命經歷完整的記錄下來,以此協助有類似經驗的人,讓他們脫離悲傷。『萬事互相效力,叫愛神的人得益處』,我想我也只是萬事之一,並沒有值得誇口的地方;只希望自己能藉由神的恩賜,繼續為祂工作,盡心盡性的協助他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