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彩見證集 雲彩見證集
得救與生命更新的歷程
   我的背景是在教會出生的小孩,不單說從小是基督徒環境長大而已,也是真的教會裡出生的,這是因為我父母都是傳道人,我出生時我父親正在金瓜石牧會,鄉下地方是沒有醫院,只有所謂接生婆,感謝主,在神保守下平安出生,所以我還在強褓中就已經在教會出入啦,我在家中排行老二,家裡是3兄弟,可想得知我們家小時景況。3個小男孩可不會安安靜靜,我從小算是很頑皮,我個人覺得我算是我家裡最悖逆的小孩,雖然看外表應該是看不怎麼出來,但是自己可是清楚得很。
 
    從小對神的認識並不陌生,耶穌是誰、神是三位一體、耶穌做過哪些事、神怎樣創造世界等等聖經故事,隨便考我應該都答得出來,頭腦知識很多,但也僅限於知識。對這位創造宇宙萬物的主宰,說真的,並沒有很深刻體認。但我從沒有懷疑過神的存在,對於神的全能也沒有質疑過。讀聖經就算不明白但也從不會懷疑聖經內容。小時候跟神禱告,知道神絕對會聽到,但是也明白神不一定會照我所求應允。當然神有回應我小時候的禱告,但是神回應我禱告時,我反而質疑是神的回應嗎?總之對神不敏銳,似懂非懂,懵懵懂懂,說真的並沒有跟神很親近。對神的心意也是糊里糊塗,應該也做了很多得罪神的事吧。
 
    到國中後,我的悖逆似乎明顯許多,給我父母帶了許多困擾。我15歲時,在信安教會受堅信禮,為我受洗的是洪明灶牧師,他跟我父親一樣都是改革宗出來的傳道人。我印象一直很深刻,就是在我受堅信禮的事。當時我跟父母關係非常糟糕,諸事不順,在學校也不快樂,不知道怎麼回事,然後身體也生病,反正就是一堆莫名問題發生。神在我最悖逆時,最低潮時,最糟糕時接納我。我永遠也忘不了這深刻刻痕。每當我想起受洗的事,我就會記得,神是在我最可惡時反而接納我,我也永遠忘不了他對我的愛和憐憫。
 
     時光飛逝到了20多歲當完兵、也進入社會工作後多年。雖然做什麼事之前,總是先禱告尋求神心意,也都固定禮拜天作禮拜,在教會中也教教主日學,但是說真的跟神的關係並沒有很親近,對神也沒有多大渴慕,生命的光景實在不敢講,說真的也沒好哪。
 
     然後我遇到人生感情上重大的挫折。我是到當完兵退伍後才有交女朋的想法出現。算是晚熟型的,所以對於男女交往的事我並不是很清楚,總之我遇到不知道該如何狀況,只有求神告訴我該怎麼做啦,沒有別條路,也只有神能解決我的問題。我從小到大在尋求神的面這事,說實在都是馬馬虎虎,沒有很徹底,當我面臨不可能的困境,我徹底回轉向神尋求神的面,神很清楚的回答我的問題,也告訴我為什麼,然後神為我成就不可能的事。我那時的心境,就跟約伯一樣,我從前風聞有你,現在親眼見你。神也給了我一顆肉心,對他有感覺的心。從小到大,我在教會不知道聽過多少詩歌,但是我從沒掉過一滴眼淚,經歷過神對我說話之後,我發現我聽詩歌會掉眼淚,我開始對神的事有感覺啦,後來看以西結才明白除掉石心,賜給肉心這件事。除了對神有感覺外,我也發現,我看聖經似乎能看的到裡面的意思,並不是表面文字而已。
 
     這讓我對神的話大感興趣,不再是表面文字。我看聖經也發現一件事,一樣的聖經每次看,都會有新的領受,很奇妙,可能跟生命成長有關,神會在適時的時間開啟新的領受,幾年後,神透過教會牧者,帶我去韓國禱告山,那對我來說也是轉變。我從小都在福音性的教會成長,對聖靈不清楚,教會牧者也從沒講聖靈,我的父母也沒什麼教導,說真的不清楚,但是在韓國看到那樣火熱的敬拜跟尋求神,給我很大震撼,我開始對聖靈感興趣,從韓國回來後,我有將近一個月時間,每天早上從我耳朵就冒出敬拜歌,然後每天就被敬拜歌叫醒,說真的很受不了,每天早上有段時間耳朵就冒出敬拜歌,然後強迫每天早上跟著冒出的歌唱敬拜歌。不過也感謝主,我也開始對敬拜感興趣。
 
      生命的改變需要時間,雖然那時神讓我更真實認識他,但是我也發現生命不會瞬間轉化,還是需要時間一點一滴改變,經過多年操練帶領,現在的我跟以前的當時的我又進步許多,對神的認識也更深更廣。目前神也帶我參與在一些事工上,進入更深的領域,進入屬靈爭戰,在聆聽神聲音也要操練更精準,在順服上也要學習完全順服,在聖潔生命更是不能馬虎,與世界要分別出來,才能被神使用,感謝主,他使我的眼光不在單單看世界,我的眼睛渇想見他的國,我的心境是寄居的,這也是神常常提醒我的事,我常常忘記這事,就會 不警醒,求神憐憫,單單為他而活,因為他配得一切所有。

20171112  by  陳榮基